武漢新市民網歡迎您!   湖北蓮藕產業網
微信
騰訊微博
QQ
新浪微博 新浪博客 微店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文學園地 > 推薦小說 >
幸福是彩虹的模樣
時間:2016-12-01 ??來源:未知 ??作者:demo1??點擊:?次

武漢新市民網訊:一,相遇

默語是個安靜的女孩,她喜歡看著天空,喜歡望著遠處,安靜的坐著,像她的名字一樣默默不語,一雙美麗的大眼睛里,總是流露著一種真誠,善良與安靜,她不怎么說話,別人,也不忍心去打擾她。

默語來到這座城市是鵬飛接的站,在車上時默語看到距離公司不遠處有一個公園,那里的花開的剛剛好。默語喜歡有花開的地方,這也算是用另一種方式安撫了默語對新環境的恐懼感。

晚飯后,默語本來想和舍友們打了個照面,然后結個伴到公園走走。宿舍里卻空無一人,大家都在上班,現在的時間要不就是在回家的路上,要么在加班,也或者在吃飯。默語便一個人來到公園散步。

這個季節,整個城市都是美的,更何況是公園,這個被能工巧匠們呵護著的小花園。這里的花只有一個品種,但是卻開著五顏六色的花朵,郁郁蔥蔥,整整齊齊,狠狠的開滿了公園的每一個角落,公園不是很大但是有這些花兒的點綴,散發著一種無法掩飾的神奇之美。除了花兒的顏色之外,眼下就是一條條清晰小徑,悠悠然然的彎彎曲曲,一直彎像公園深處。陣陣晚風掠時參雜著花兒香的氣息。偶爾有三三倆倆的人說說笑笑的走過。默語很喜歡這樣祥和的感覺,她時而湊上去聞聞花香,時而做出撲捉蝴蝶的架勢,抓不到也是滿心的歡喜。時而又撿起地上落下的花瓣,攤開手掌,讓柔柔弱弱的花瓣在春風里再飄落一次。這樣的景色真是把默語美到心醉!

“原來,你在這里呀?”此時默語正探著身子,扶起,被擠在一起開放的花兒們壓彎的枝條。聽到聲音后默語猶豫了幾秒才回頭,因為她不確定這個聲音是不是在問自己,默語若有所思的回過頭來,一個高大的身影站在她的身后直直的望著她,微微揚著的下巴,垂著眼睫,帶著淡淡的笑意,又深沉又俊俏的模樣。文章閱讀網:www.sanwen.net )

“嗯啊,嗯!是的”默語轉過身來,正視這個帥氣的大男生。微笑的回答道。

“我叫,楚鵬飛。以后我們就是同事了。”默語這才看清,原來他就是今天下午公司安排來接自己的那個男孩。由于當時鵬飛在開車,默語坐了一段時間的汽車有點累了,雖然倆個人呆在車里但是什么話也沒有說。到了宿舍后等默語把帶來東西整理好后卻發現這小子已經不在了。

“嗯,是的,今天是你接我,還沒和你說謝謝呢。”默語微笑著回了一句,默語本來是想說一些,初來咋到請多多關照之類的話,但是看鵬飛的樣子,雖然高大帥氣,但是也不過十八九歲的樣子,還沒大過自己,默語就沒有多說其他的話。

“在這里我比你知道的多,如果有什么需要幫忙的,盡管說來。”鵬飛像是特意來說這句話的,也像是看出了什么。本來就是一個帥氣的大男生用自己的方式在和自己說話或者說是在炫耀,但是默語卻覺的,他更像一個長者在叮囑。

“呵呵,嗯!”默語微笑著回了一句。

二人就在悠長的公園小徑上邊走邊聊天。很自然的走著就像是相識了很久的老朋友

“看你年紀不大,怎么不去上學呀?”默語凝視著鵬飛的臉,等待他的回答。

“我大伯家的二哥是這家公司的總經理,我是休學期間來公司幫一下忙,順便掙點學費!”。他沒有什么表情,眼神是冷的,在最深的深處,似乎是一片凌波微微的海。海里有一條孤單的游魚。

“哦。這樣吶。”默語這才知道,原來他是老總的親戚。一種莫名的感覺告訴她,不能再追問什么了。

“那你呢?”鵬飛,問道。

“我呀,畢業以后媽媽嫌學校分配的工作地太遠,就在離自己家不遠的城市給我找了個活干,嗯哼。就是這里嘮!”默語回答的口氣有一種少女時期無法掩飾的青澀與俏皮。

呵呵。。。。。。于是公園里飄出了一陣歡快的笑。

初春的風柔柔的掠過,仿若是一條絲滑的緞子,帶著些許的力度,從默語的指間悄然劃過,默語下意識的去抓卻抓了一手空。默語和鵬飛說說笑笑的走在公園的小徑上。默語時不時悄悄的看看鵬飛的臉,本來就是一副稚嫩的面容,這樣深沉語氣也不知道是不是裝出來的。

二:默語,小薇,鵬飛

城市的美麗,嶄新的環境,忙碌的工作和好多美好的事物都一股腦的鉆進了默語的生活,默語手忙腳亂的接納了一切,于是一大把大把的時光被默語甩到了身后。默語對身邊的一切已經不再陌生。包括她的舍友小薇。

公司的后院是活動中心,大家一般閑暇時來這里取樂,這里可以在長椅上閑聊,可以打羽毛球,也可以看看幾位帥哥打籃球。是的,剛開始的時候小薇是這樣和默語的描述的。后來默語和小薇便成了這里的常客。

晚飯后,小薇和默語來到活動中心,默語穿著一條白色的裙子,腰上系著一條黑色的腰帶,把她魔鬼般的身材詮釋到了極點。一頭披肩的長發很自然的散落在肩上和胸前。顯得清新自然又不失淑女的氣質,而小薇,牛仔褲體恤衫扎著高高的馬尾辮。顯得的落落大方又充滿了陽光的氣息。倆人在長椅上坐下。來來回回的行人時不時的回頭看看默語和小薇,她們倆長的不一樣卻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都有一張美麗的臉龐。除了那些暴飲暴食使身體走樣的女孩們還有骨瘦如柴要什么沒有什么的女孩來說,確實她們倆是一道奪目的風景線。

“默語姐姐好多帥哥都在看你呢”小薇壞笑著用矯情的聲音和默語說到。

“明明是在看你好不好。老給我背黑鍋。”默語翻著手中的雜志,不屑的回答到。

“本來就是么,男人都喜歡穿裙子的女孩。再說了,我才不用他們看呢,我只要吸引鵬飛就好了。..........默語快看,鵬飛在打籃球呢......”小薇像發現什么稀世珍寶一樣,猛的抓住默語的手,指著打籃球的方向,一股腦說了一大堆的話。

“看到了,他不是每天都在打籃球給你看么,驚奇什么?小花癡一個。”默語不屑的說了一些話,是真的在說話,還是在敷衍心不在焉的小薇,自己也說不清楚,但是心里一閃而過的卻是初次見到鵬飛時他的面孔,直直的望著她,微微揚著的下巴,垂著眼睫,帶著淡淡的笑意。初春到盛沒有經歷多少時間吧,對,沒有經歷多少時間,要不然,初次見面的容顏怎么還會如此清晰?

默語回過神來,沒有人注意到她臉頰緋紅的樣子,她悄悄瞄了一眼,全神貫注的小薇,突然心里涌上一種愧疚?失落?還是別的什么,默語自己也說不清楚。默語想調整在的心情再看雜志,只是跳躍的字符卻怎么也看不進腦子里。默語索性和小薇一起看鵬飛打籃球.矯健的身軀在籃球場地上跑跑停停,或是進攻或是防守,小薇緊緊的抓著默語的手,好像比鵬飛還要緊張。默語和小薇坐的長椅就在籃球場地的不遠處,好多人都時不時的回頭看向她們倆,但是鵬飛卻始終沒回頭。小薇看的津津樂道,默語卻稍稍的有點失落。

其實默語討厭這樣的自己,鵬飛比自己小三歲,她不希望自己對鵬飛有別的什么情感,她悄悄的警告自己,只能用姐姐弟弟的方式去愛他。默語悄悄的在自己的心靈上設下一道墻,一道讓自己無法越過的墻。她的松了口。像是解決了一件大事那般。默語輕輕的合上手中的雜志,望向遠方,夕陽的余暉染紅的半個西天,幾朵閑云,披在金紗,輕輕柔柔的游動,一般,幻一般。

三:默語的男朋友

來到這家公司后,默語用她文文雅雅的氣質折服了不少的人,還寫得一手好文章,看是一件平淡的事情經過的手筆就變成了耐人尋味的人生哲理,常常被夸贊,小小年紀竟有如此胸懷!惹得公司的一些長者對她疼愛有加,便陸陸續續的給她介紹對象,而這些對象都是領導們的侄子呀,外甥呀之類的人物。默語雖然文文雅雅但是她也是新時代的時尚女孩,她不喜歡用這樣的方式認識自己的另一半,但是大人們的熱情,實在讓她不好推遲。于是便被安排了各種各樣的“相親會”。

這個袁平就是其中的一個,聽說是媽媽托二舅的什么朋友把這個小子帶到我身邊的。小薇和鵬飛聽到默語的描述后笑的直不起要,小薇還打趣的說,這小子如果再遠些你們將來生個孩子就是混血兒了。小薇笑的前仰后俯,時不時的還爬在鵬飛的肩膀上,這也真是的。這段時間忙著應付約會的事情,她們倆個什么時候在一起了,默語完全不知道。鵬飛的一只手很自然的搭在小薇的纖細的腰間,默語想大方的接受然后坦然的面對,然后替他們高興,別且祝福她們,但是她的心里突然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目光躲躲閃閃想避開什么,又想看清什么,別別扭扭的就是大方不起來。

“好了好了,不要取笑我了,我要去赴約了,就不打擾你倆了。”默語若無其事的說著,是裝出來的?還是真的無所謂,默語偽裝的太像,像到連她自己也說不清。

來到約好的地點,默語看到了那個傳說中的男孩。大概一米八左右的個頭,身軀凜凜,相貌堂堂若生在古代一定是一位分度偏偏的俠客。可惜他是現代人,穿著一件深藍色的西褲,搭著一件灰色的杰克上衣,眉清目秀,寬實的肩膀,看上去還是很精神的一個人。傳說他是中學的體育老師,在默語的眼里他比想象中瘦了些。

“嗨!過來了?這邊坐!”這個大氣的貌似熟人的男生就是袁平。從來沒有見過面卻表現的像認識了很久的老友。在一張小桌子上倆個人相視而坐,這樣的相遇難免有些尷尬,默語想也許他也是被那個叔叔呀大爺呀的逼著來的吧。想著想著默語覺的好想笑。還好袁平找了些話題,倆個人談談美食,談談工作,沒有那些俗氣的自我介紹,和各自的家庭介紹,雖然初次見面默語也沒有那么緊張。比起前幾次扭扭捏捏結束的約會,這一次還算圓滿。回到宿舍后默語和小薇講了今天約會的事情。小薇壞笑著說到:“好了好了,、喜歡就好了。”

后來了默語和袁平開始聯系了,倆個人都在一座城市但是都忙著各自的工作,他們每天發短信,或打電話,袁平偶爾也來看看默語。給,默語和她的朋友帶一些自己做的好吃的,帶一些女孩子都會喜歡的小禮物。倆個人小聚一會,默語覺的這樣的日子也還算美好。

四:花開的聲音

時間過的真快,轉眼又是一季,秋涼。默語手里拿著袁平剛剛送來的小兔子一個人,坐在公園的落葉上,微微的仰著頭,看著遠方的天空。高而清澈的天空,沒有絲毫的渣滓,偶爾會有幾只,大雁高呼著結伴飛過,陣陣涼風掠過,片片落葉,在高空中飛舞,就像千萬只曼妙飛舞的碟,落到默語的肩上,或是手心。暖暖的夕陽仿佛只落在她一個人身上,不是刻意,卻也成就了一副唯美的畫面。默語常常用文字記錄點點滴滴的感動,這個秋仿佛就她的季節。秋就是這樣的,它只給了這個季節一汪凄寒的藍。高高的寧靜著沒有聲響,所有的花花草草演繹這生命完結前迷人的謝幕。她平靜著,一副漠然的樣子,在乎的也許只有耳邊那些無法捕捉的風。

鵬飛看著默語,看了很久,久到連他自己都忘記了時間,只是夕陽,悄悄的隱去了,把半個西天的閑云照的通亮。。

“鵬飛在看什么?一動不動的?”小薇的聲音從后面穿了。鵬飛回頭看了一眼小薇,長長的松口氣,好像是剛剛想起要呼吸這件事情。小薇,鵬飛,和默語是好朋友,大家常常在一起,小薇早發現鵬飛對默語的那種情感,而鵬飛也從不掩飾,他常常和小薇坦白說“我喜歡默語,默語也是喜歡我的。雖然她從來不表現出來,但我就是知道。因為年齡的上的差距默語不愿意接受我,我可以讓她找到自己滿意的另一半,但是如果找不到,就算她不接受我也要守護她。”

“那我呢?”小薇是在乎鵬飛的,但她小薇總是這么沒心沒肺的問。

“你可以排隊”鵬飛也回答的沒心沒肺。

小薇知道鵬飛的心里只有默語,而自己只是鵬飛名義上的女朋友。小薇看著鵬飛深情的目光注視著默語。心里真的是難受極了。她希望鵬飛此時此刻,能重視自己的存在,然后說些好聽的話哄哄自己,哪怕,哪怕是假的也好。。她知道這些也就想一下罷了,她順著鵬飛的目光看去,一個嬌弱的身子,蕩在億萬次的落花聲里,經不起秋的洗禮,但卻堅強的讓人心疼。就算默語占去自己心上人的心。小薇對默語沒有恨意,小薇在想,如果默語對鵬飛表現出一點點的眷戀,自己就退出。小薇深深的松了口氣。

“鵬飛你聽過花的聲音嗎?”小薇微笑的問到。

“花開,呵呵,花開怎么會有聲音呢。”鵬飛不屑的說到。

“不,花開其實是有聲音的。我聽過”小薇深層的說。

“在陽春,聽過花開的聲音,怒吼著,掙扎著,用盡全部的心力撐開層層花瓣,我附耳過去,聽到的是她們生命的怒放。一種醉人的厲聲。只是,這樣的美麗卻只是為了醞釀一場生命完結前最迷人的謝幕。就像現在這樣”小薇認真的說著。然后深深的看了一眼默語感嘆到。

“原來,完結也可以這么美”

“還好,來年又是春光,它們會重生。那將會是又一場驚天動地的美呀!”鵬飛望向小薇,也許他自己都不知道有那么一刻他滿眼滿心都是小薇,而說這些話,也是希望小薇不要傷感

五:你到底愛我嗎?

秋天也是一道靚麗的風景,它褪去了春雨的纏綿,撇清了夏雨柔情,帶著些許的涼意絲絲縷縷的飄灑而來,把一個金燦燦的秋洗刷的更加靚麗。默語和袁平撐著一把碎花傘走著公園外滿是落花的小徑上。

"默語你想過我們的未來嗎?”袁平突然問。

“還沒想過呢。”默語回答。"干嘛問這個呀?”

“沒什么,就是想問一下”倆個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哼!其實不是你沒想過,只是你沒打算把我規劃在你的未來吧,或者說,你的規劃的未來沒有我的存在。”袁平說的話有些平靜,像是在敘述一件與他無關的事情。

“怎么會呢。”默語苦笑著回答。

“怎么不會,我覺的你根本不愛我。”袁平的語氣依然平淡,但是好像多了點無奈或者別的什么?

“袁平你怎么回事呀,莫名其妙的!"

“莫名其妙?呵呵,林默語,那我問你,你和我說過我愛你嗎?你有主動給我打過一個電話嗎?我不在你身邊的時候你有時時刻刻的想過我嗎?我突然出現在你的視線里時你有驚喜過嗎?你都沒有,默語,在你的生命里我是個可有可無的角色。”袁平的言語中有了情緒上的波動。

“不是這樣的,我,我是愛你的,只是,......”其實默語很珍惜眼前這男孩,用媽媽的話說,袁平是個很不錯的結婚對象。不論是家庭,人品,還是工作,都讓默語覺的很滿意,所以她努力的辯解著。

其實默語想過自己的未來,她想將來把父母接到身邊來,她想過讓自己的妹妹上哪一所重點中學,她甚至想過,自己的房子前一定要有一篇空地,閑無事種種花......,只是這一系列的計劃好像都是她一個人。袁平呢袁平在那里?此刻面對袁平一系列嚴肅的問題,卻找不到一個可以為自己辯解的理由。她很少給袁平打電話,也很少時時刻刻的牽掛他,就算他突然出現了,也只是微笑相迎,難道此刻默語可以說,是你不需要關心所以才不關心的嗎?真是可笑的理由。

“對不起,我以后會改的。”

“哼!默語你愛我嗎?"袁平說這句話的時候,是面帶微笑的期待這回答,有起有伏的語調,拉長了許多。

“當然了”

“那你證明給我看”袁平突然停下腳步,穩穩的站在默語的前面,擺出一副要默語吻過來的架勢。若是平時默語可以一笑而過,不去理會他,甚至可以捶他幾拳,把他推開,但是此時默語突然覺的有點慌亂,袁平從來沒有像現在這么嚴肅過,就算是說的同一句話也沒有過今天這樣的氣氛。

其實袁平是個很細心的人,有時候默語工作累了,他會為她送來熱騰騰的雞湯或者魚湯,當然了宿舍的MM們也會跟著沾光,她們總是一邊喝一邊夸贊袁平的手藝好,還調侃說:將來,默語就不用下廚房了。袁平也總是跟一句,“知道你們都愛喝我特意多帶了些,慢慢喝哦。”每每此時默語不得不承認,她是開心的,甚至是幸福的。

她沒想到,和袁平之間會一天,走到如此尷尬的地步。她覺的有些悲哀,明明倆個人還在一起的,卻隱隱約約覺的倆個人的關系走到了盡頭。

她突然想到了鵬飛。想到了他寬實的肩膀,和明朗的笑顏。心里一陣陣的酸楚,眼淚漫出了眼眶。默語曾經把自己的初吻編織像落花一般唯美,從來不曾想過,會被逼的如此狼狽。她很想知道袁平為什么會有今天這樣的表現,但是此時袁平顯然沒準備給她機會詢問。

默語漸漸的靠近袁平,有那么一瞬間她覺的自己好卑微。還沒等默語站穩腳突然有一個身影一閃而過,接著袁平倒在泥濘的地上,碎花傘也跌落在地上倆個人扭打在一起,等默語緩過神來才看清楚那是鵬飛。她拼命的阻擋,帶著哭腔大喊,“不要打了,鵬飛不要打了”但是每次都被鵬飛有力的胳膊擋著無法靠近,,前一秒還干干凈凈的碎花傘,一下就被她們踩到腳下,提到路邊,三個人糾纏在一起,打累了才停下手。默語站在他們倆個人的中間,看看氣喘噓噓的鵬飛,再看看被打的有些狼狽的袁平,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了。袁平這么沒有由來的被打了一頓,真是氣憤,但是他一點都不覺的奇怪,心細如塵的袁平早知道默語和鵬飛之間那種微妙的情感,只是,默語的真誠與善良,吸引著他,只要默語不離開,他有信心讓她成為最幸福的女人。而此刻他忽然后悔的了剛才的舉動。他看看了默語,無奈的笑了笑。擦擦嘴角的血,帶著滿身的泥濘離開了。

六:這也算失戀吧!

袁平轉身離開的時候,默語不管鵬飛的阻攔,追了很遠,一直到,袁平開出去的車濺她滿身的泥濘。袁平心里清楚,他喜歡眼前著這文雅善良的女孩,如果不是上次袁平問起小薇和鵬飛的關系時,默語有那么幾秒鐘慌亂,本來什么都可以不放在心上。如果不是上次,默語在緊急關頭喊出了鵬飛的名字,袁平死都不會把她逼的像個無人憐愛的孤兒。

袁平隱隱約約的從反光鏡里看到默語的影子,他踩了一腳油門想盡快離開默語的視線。開著車混進了來來往往的車流中。

飄飄灑灑的秋雨還在絲絲縷縷的落下。默語站在原地很久,落下的雨點轉進了她單薄的衣衫。鵬飛走過來,把自己的外套披在默語的身上,然后坐在用水泥砌起來花池邊上,點了一支煙深深的吸了一口。默語很少見鵬飛抽煙,也不曾見過他吐煙霧時,流露出的痞性。那一刻她讀不懂他滿臉的深沉。甚至也讀不懂自己。

默語不小心看到,鵬飛胳膊上有一道血色的傷痕,一定是剛才打斗是不小心被什么劃的。

“疼不”默語問。鵬飛卻像沒聽到一樣,不去理會。

“不要坐在這里了,太涼”默語又說,但是鵬飛依然沒有理會。只是深深的吸了一口煙,然后把剩余的半截扔到了地上,用腳擰了幾下,站起身朝著公司宿舍的方向走去。默語披著鵬飛的外套跟在鵬飛的后面,不進也不遠。今天雖然是他們倆個莫名其妙的打起來了,此刻默語卻覺的是自己的無能犯下的錯。她心里有個諾諾的聲音在和鵬飛說對不起,也在和袁平表示歉意。她完全處在自責的狀態,鵬飛是什么時候停下的腳步?她完全不知,差點撞在鵬飛的后背上,還把自己嚇到了。她剛想要說點什么,鵬飛突然轉過身了,膛目結舌之時,鵬飛緊緊的把她樓在了懷里。

“不要動,就這樣呆一會,一會就好!”

默語不再掙扎,感受著,鵬飛暖暖的體溫驅趕著自己身上的冰冷,她閉上了雙眼,像一只乖巧的小貓,偎依在主人的懷里,酣酣睡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這樣的情景,被剛好路過的小薇,看了個滿眼。這樣平和且溫馨的畫面無情地刺痛了她的雙眼。當初小薇自己下定決心說“只要默語對鵬飛有一點點的留戀自己就退出”但是此刻她還是覺的這樣的情景有些突然,她雖然胸襟博大,但她畢竟是個女孩,有著一顆一樣柔弱的心臟。她轉身離開了,強忍的眼淚還是打濕了他的臉頰。

回到宿舍,她就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準備離開這里,因為自己喜歡的人,和自己最好的朋友在一起了,自己是該祝福他們呢?還是該恨他們呢?也許她是該恨他們的,但是為什么就是恨不起來?她不知道該用怎么樣的心情去工作,也不知道該用怎么樣的狀態去面對。裝作若無其事?不可能!這畢竟也算是失戀吧。

七:好像一切都回到了原點

人家說,秋是個收獲的季節,也是個傷感的季節,此時對于默語來說還要再加上一句,那就是,秋也是個離別的季節。

小薇辭職后沒多久,鵬飛也走了,說是去達成媽媽的心愿,所謂媽媽的心愿就是他的學業,他的父母離婚后,媽媽為了讓他過的好一點,四處去打工掙錢,沒時間管他,媽媽沒生病之前,他就是班里的墊底生,好事沒他,壞事處處有他,后來媽媽累倒了,唯一的心愿就是,他能走回正道,好好完成學業。看著媽媽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他才意識到了自己身的責任。好在還不算晚,通過努力考上了一所三流大學。聽說當拿到大學的錄取通知書時,雖然不是什么好大學,但他的媽媽綻放了滿臉的笑顏。這次離開就是為了完成這最后的學業。

而袁平,開著車離開之后,默語給他打過幾個電話,要不就是沒人接,要不就是不在服務區。也不知道是過了幾天,默語接到袁平發來的短信上面說:“默語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好,對不起了”

看到袁平有了消息默語心里閃過一絲的開心,她壓制著抱怨的心情,在短信的回復框里寫下,“沒關系,你還好嗎?”剛要發送,袁平又發來一條,上面赫然寫著,“我們分手吧。”看著這幾個跳動的字符,默語心間感到了那么一絲絲的落寞,她苦笑著,自言自語道:“這算是被甩了吧?”她刪除了剛才寫好的字,放下手機,像外面的走去,此時此刻她需要呼吸,需要一個敞亮的空間深深的呼吸。

她來到了公園,想起了初次來到公司時的情景,公園里滿滿盛開的花朵,還有鵬飛高大的身影站在她的身后直直的望著她,微微揚著的下巴,垂著眼睫,帶著淡淡的笑意,又深沉又俊俏的模樣。那摸樣依然清晰。后來她又想起了小薇,想起了她天使般的笑容,還有她們初次見面時,她那驚天地泣鬼神的表情。其實說她是天使,還不如說她就是會魔法的精靈,她活的亂七八糟,不守規矩,依然有那么多的人疼愛她。再后來她又想起了袁平,想起了和袁平初次相識的情景,想起了昔日里的點點滴滴。記憶里全都是幸福,于是默語把小徑走了一遍又一遍.......

秋已經深去很久了嗎?一定是的,要不然,這初怎么會不屑一顧的登場了呢?默語站在曾經的街頭有一陣風掠過,她突然覺的有點孤單。這段時間,就像是匆匆忙忙的做了一個好長的夢,等夢醒時一切又回到了原點。相比之下,醒來后更孤單落寞些。

默語一個人走在公園小徑,偶爾還會有三三倆的人走過,情景有些熟悉,卻怎么也找不到曾經溫馨的感覺了。白白的雪地上,留下一串淺淺的腳印。原來物是人非也不過如此!

八:幸福是彩虹的模樣

小薇離開后,默語接手了她以前的客戶,為了對這些客戶多一些了解,默語每天顯的格外忙碌,她要不就是抱著厚厚的資料,要不就寫寫畫畫,上班時是這樣,下班時回到宿舍也是這樣,有時連吃飯也在忙著看資料。有同事問她,默語每天在寫什么呢?是工作日記還是工作計劃啊?默語,微笑著回答,是感想!其實她很清楚,她寫的東西有時與工作有關有時與工作無關。不論是怎樣,或多或少都有思念的成分。

時光不急不慢的緩緩進入了深冬,除了季節以為一切還都是原來的模樣,默語也一樣。只是忙碌了些而已。

默語漸漸的適應著忙碌且寂寥的生活,她偶爾會去公園的小徑上走走,和她一起的可能是張鮮花,可能是李牡丹,也可能只有她自己。她一個人的時候,會想起小薇,想起袁平,想起鵬飛。想起他們之間發生的那些枝枝節節和細枝未節,雖然不是那么的感人,但卻微妙的情感故事。有的時候默語會給鵬飛在上留個言,或者發個表情什么的,但是鵬飛從來沒有回復。有時也給小薇留個言,小薇總是過了好久才回復,嗯,我很好,不用擔心,親你也要好好的哦。而此刻小薇的圖像是不在線狀態。看是溫馨的話語,默語卻怎么也開心不起來。后來的后來,默語依然重復著忙碌的生活。只是偶爾,克制一下自己想念鵬飛的情緒。

在忙碌的生活中日子的節奏總是略顯為快,后來的后來,哼,確切的說,是鵬飛離開后的那個冬到一年后的另一個冬,再到現在已經是一年零7個月以后。

午后時分,云開了,霧散了,暖暖的陽光灑滿了額頭,剛剛被一場大雨清洗過的天空顯的格外明朗。美麗的七月,袒露在了陽光下,梅花,梔子花,飛舞的蝴蝶,還有嫩嫩的葉子,所有斑斕的美,還有淡淡的傷懷,都不自覺地導引著七月獨有的風情。

這些日太忙了,默語已經很久都沒到公園走走了,此刻她剛剛踏上那條熟悉了很久的小徑上,又看到那些曼妙飛舞的碟,又一次聞到那花的芬芳。她張開雙臂企圖擁抱團團襲來的美好......

“原來你在這里”這是默語期待了很久的重逢,它來的有點突然,是夢嗎?她在想,哪怕真的是夢她愿意再夢一次,不過這一次要夢的再真些。她果斷的回過頭來,

一個高大的身影站在她的身后直直的望著她,微微揚著的下巴,垂著眼睫,帶著淡淡的笑意,又深沉又俊俏。還是原來的模樣只是多了幾分成熟。其實默語設想過很多種他們重逢的場景,比如是....比如是.....只是當真真面對的時候,內心深處還是有些慌亂。

“什么時候回來的?”

”剛剛。找了你一大圈了”

“一直都沒有回復過我的留言,我以為你消失了,我也習慣沒有你的日子了,突然找我做什么?”默語的言語間滿是怨言,其實她就是想讓鵬飛解釋給她聽,而她也確實想知道。

“哦,沒什么呀,”鵬飛一臉痞像,什么事情到了他這里都變的無所謂了,一向好脾氣的默語有那么一瞬間差點就爆發了,鵬飛停頓了幾秒后,有接著說。

“默語,你說我們的房子買在什么地段好呢?”他若無其事的訴說著,旁邊的默語確實一臉的茫然。好像一切都成了定居而自己卻什么都不知道。

“這次回來是為了做一場游戲!”鵬飛看著一臉茫然的默語,故意解釋說。

“游戲?什,什么游戲?”默語越來越莫名其妙了。鵬飛卻突然嚴肅了起來。

“默語,我們來做一場我愛你的游戲好不好?這個戲要演一輩子,所以我們要演的投入些再投入些。好不好?現在好多人都在做這個游戲,這個游戲一眼就可以望底,也許有些枯燥,也許有些乏味。所以我們要把我愛你演的真些再真些。等到離開世界的時候,我們就說,謝謝觀看,來生再見!好不好?”鵬飛雖然說了些莫名其妙的話,但是默語卻聽懂了,她本來想笑的,可是卻滿眼滿眼的都是淚。她安靜的靠在了鵬飛的懷里。

”默語,看彩虹,”

“嗯,彩虹好美呀!”

“是呀,彩虹是很美因為它是五顏六色的,幸福也很美,你說它是什么顏色?”

“幸福沒有顏色,幸福應該是彩虹的模樣吧。”

..........

尾聲:.

之后鵬飛賣掉了老家的房子,用那些錢,和他大學期間開網店掙到的錢,在我們工作的城市買了一套房子,這樣一來可以方便照顧媽媽,二來,可以和默語有個安樂的小窩。知道真相后,默語也是只有感動,只有幸福。再后來默語收到了小薇發來的圖片,是結婚照,笑的美麗纏爛的新娘子正是小薇而旁邊的新郎是袁平。還沒等默語問起,小薇就說到,默語意外不?呵呵,不要意外一切皆有可能。小薇還是那么活潑可愛。默語也能感覺到她的字里行間里流露的幸福與甜蜜。她滔滔不絕的說起來,她和袁平認識的經過,大概意思是說,她離開公司后,和幾個朋友在外面玩,不小心碰到了酩酊大醉的袁平,好歹認識了一會就把他送回了家,后來袁平為了答謝介紹她到自己上班的公司做了文秘。于是就有了后來。鵬飛知道后調侃說,真是造化弄人,轉了這么一大圈,最后才各自歸位了?(完)編輯:韓天宇

相關文章

上一篇:大明宮之戀

下一篇:二師兄

版權與免責聲明:

1、本網凡注明“來源:武漢新市民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武漢新市民網所有,網絡媒體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須注明出處,并添加本網站鏈接。如以營利為目的使用上述作品,則須武漢新市民網授權。傳統媒體以各種方式利用上述作品的須經本網授權并在授權范圍內使用。

2、本網凡注明“來源:×××(非本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且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等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作品于本網發表之日起十五日內聯系,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

?
本網特邀湖北得偉君尚律師事務所律師李斌為常年法律顧問
郵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18827381718 027-8816 6299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內容來自于網絡,如果您認為侵犯了您的知識產權,請及時與本網管理員取得聯系,本網將及時予以處理。
鄂ICP備17001920號 鄂公網安備 42010602000598號 建議使用360、火狐、谷歌、IE瀏覽器以及1024X726像素瀏覽
河北快三手机下载安装